7月1日,在日本東京首相官邸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談修改憲法解釋、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。當日,日本政府召開臨時內閣會議,通過了修改憲法解釋、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,這意味著日本戰後以專守防衛為主的安保政策將發生重大變化。
  視頻: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決議 安倍內閣支持率跌破50%來源:深圳高清
  中新網7月4日電 題:安倍狂躁症:修憲擴軍一意孤行引眾怒
  作者:李雨昕 程蘭艷 吳倩
  面對成千上萬民眾的連日抗議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絲毫不為所動。在他的強力推動下,日本政府7月1日通過有關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。這被日本媒體稱為“不光彩的一天”,然而對這位“進擊”的首相來說,這份決議只是他野心宏圖的一小步。
  自從安倍晉三再登首相之位以來,似乎一直處於“狂躁”狀態,大肆渲染所謂“周邊威脅”,不遺餘力地謀求修改和平憲法,擴充軍備,以至擺脫戰後體制。在修憲遇阻之後,他又退而求其次,打起修改憲法解釋的算盤。今年以來,無論是通過武器出口三原則,還是力推解禁集體自衛權,安倍逐漸顯露出不顧民意,一意孤行的姿態,他的種種做法也引起國際社會的不安。
  癥狀之一:自負妄為,一意孤行激起眾怒
  “首相本人甩開憲法的制約,推翻了已經固定下來的憲法解釋。既沒有和國會商量,也沒有重新確認國民的意思,就打開了在海外行使武力的道路。”在日本政府通過有關決議後,日本報章這樣評論。
  7月1日通過的日本內閣決議案,一改日本長期以來對集體自衛權“擁有但不能行使”的憲法解釋,認為“即使是針對他國的武力攻擊,根據其目的、規模、形態,也存在威脅日本存亡的情況”,故而即使日本自身未受攻擊,也可為阻止針對他國的攻擊,而允許“必要最小限度”地動用武力,即行使集體自衛權。
  一些日本媒體紛紛指出,此舉可令日本脫離此前一直堅持的專守防衛理念,堪稱日本戰後安保政策的重大改變。而在與之相關的一些法案得到完備後,為阻止 “關係密切國家”受攻擊,日本自衛隊在海外參加戰爭將成為可能。此舉有使日本戰後和平憲法的核心內容——憲法第九條“空洞化”的危險。《朝日新聞》的社論更直指安倍內閣決議案為“暴舉”,稱其是日本政治“極端危險的先例”。
  雖然解禁集體自衛權尚需國會修訂十幾項法律,但在安倍執政聯盟在參眾兩院都穩坐多數席位的情況下,行使集體自衛權幾乎肯定會成為現實。
  在日本國內,公眾的失望情緒在不斷發酵。即便是日本前任閣僚,也毫不留情地批評安倍政府稱,“戰後70年未流一滴血的‘日本式和平品牌’究竟哪裡不好?”
  就在當天日本內閣會議舉行的同時,許多日本民眾冒著暑熱在首相官邸外不停高呼“中止內閣決議”、“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”、“反對戰爭”、“請安倍出來與我們說話”等口號。相關的抗議活動連日來一直在持續,併在6月30日晚達到萬人規模。
  在內閣決議案出爐之後,日本共同社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,安倍內閣的支持率跌至47.8%。這是自去年12月以來,安倍內閣的支持率在該項民調中首次跌破50%。共同社的報道說,有意見認為,這是安倍政府脫離民眾的前兆。
  安倍的政策遭到民眾強烈反對並非首例,日本政府去年年底強行通過“特定秘密保護法案”後,內閣支持率也曾跌破50%。今年4月,日本政府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,也引發民眾抗議。
  癥狀二:言行怪誕,出爾反爾無所顧忌
  日本媒體報道說,上述內閣決議案通過後的記者會上,安倍難掩興奮之情。不過安倍側近人士稱“此次修改解釋只不過是一個裡程碑。首相應該還沒有滿足。”
  為解禁集體自衛權修改憲法解釋是安倍2006年9月第一次上臺執政以來就著手之事,但一直未能實現。當時,在安倍上臺前發行的《建設美麗的國家》一書中,他對無法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狀況表達了強烈不滿。
  安倍作為口號提出了“擺脫戰後體制”,該路線隨著2007年參院選舉慘敗而一度頓挫,但因2012年安倍再次上臺而複活。安倍的政治信條沒有改變。下一個目標是他外祖父、前首相岸信介也沒能實現的“制定自主憲法”。
  日本共同社的報道稱,與安倍關係親近的自民黨幹部說道:“此次修改解釋只是稍有改變。自衛隊成立60年前的安保政策已有一百七十度改變。完成一百八十度轉變之時,便是修改《憲法》之時。”
  修憲擴軍,擺脫戰後體制,安倍再次上臺之後,一直在這條道路上狂奔。屢屢出現的怪誕言行,讓國內外為之側目。
  去年,安倍身穿迷彩服登上坦克車的照片,引起輿論嘩然,被國內民眾批評為“日本之恥”。而這張照片正是安倍積極強軍擴武的註腳。日本已連續兩年提高國防預算,增幅更是在2014年達到近20年來最高。解除對外售武禁令,啟動二戰結束後首次對外軍事援助,以及參照美國設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等等,安倍上任以來在軍事方面動作頻頻。
  在歷史問題上,安倍也是不斷大開倒車。去年年底在其執政一周年之時,安倍悍然參拜靖國神社,引發國際社會強烈批評。今年,安倍又拋出“侵略未定論”,並將日本侵略事實詭辯為“看待問題角度不同”,再度遭到批駁。
  在對待有關慰安婦問題的“河野談話”上,安倍更是出爾反爾,態度極其曖昧。今年6月,日本政府向國會提交了對“河野談話”出爐過程的調查報告,被指試圖弱化“河野談話”所體現的官方立場,招致韓國及其他國家的廣泛批評。
  “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右翼的軍國主義者,那就請便吧”。在美國的一次演講中,安倍晉三這樣說道。這無疑是他無所顧忌心態的真實寫照。
  癥狀三:受害妄想,搬弄是非渾水摸魚
  安倍一邊塗抹著歷史一邊厲兵秣馬,卻還要把自己打扮“受害者”,時不時渲染包括中國在內的“周邊威脅”,以此為藉口來推動自己的政治議程。
  “日本在世界上面臨著日趨嚴峻的局勢。在挫敗那些嚮日本挑起戰爭的企圖方面,萬全之策會起到很大的作用”。安倍1日在內閣會議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決議案後的記者會上如是說。日本共同社的報道認為,儘管沒有點名,但作為“嚴峻”、“企圖”的具體對象,安倍無疑將中國納入了考慮範圍。
  報道還稱,在6月11日與民主黨黨首海江田萬里的黨首會晤中,安倍特意提及了中國軍事影響力日趨增強的東海和南海局勢。安倍當時暗示,他的意圖是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、強化日美同盟關係來提高對中國的威懾力。
  中日戰機“異常接近”、中國軍費問題、南海問題、釣魚島問題……今年以來,安倍在各種問題各種場合大肆渲染“中國威脅論”。5月份,安倍公然在北約理事會會上聲稱,“中國多次試圖改變東海和南海現狀,並正在成為地區不穩定因素”;6月份,安倍又在G7峰會上鼓動點名批評中國。
  安倍搬弄是非、捏造事實渲染“中國威脅論”的目的,無非是想為其修憲擴軍找藉口。更深一層,安倍亦想藉此來塑造日本“新形象”。
  在今年舉行的香格裡拉對話會上,安倍就迫不及待地勾畫了這樣一幅場景:在亞太地區,日本可以“制衡”日益崛起的中國。他在接受《華爾街日報》專訪時更是直言,“復興的日本將在亞洲採取更加堅定的領導角色,制衡中國的力量,謀求讓東京成為該地區國家的領導者”。
  想成為亞洲地區的領導角色,直白地吐露了安倍的野心。正是在這種欲念的推動下,安倍大力推行“俯瞰地球儀外交”,四處游說、許諾、拉攏,尤其是在亞洲地區試圖確立外交主導地位,構築起一個對華“包圍圈”。
  針對日本一些政客蓄意製造“中國威脅論”的技倆,中方今年以來已多次批駁。中方指出,一段時間以來,日本執政當局一方面在歷史問題上頻頻製造事端;一方面在軍事安全領域採取前所未有的舉措,使日本軍事安全政策出現重大變化。人們不能不質疑日本是否要改變戰後長期堅持的和平發展道路。
  日本《朝日新聞》刊登的一篇文章這樣說道,高喊“擺脫戰後體制”卻參拜靖國神社的安倍秉持著一種倒退的民族主義思想。在這一思想中,為了和“普通國家”比肩,在對外政策上想要擴大自衛隊活動範圍的外務及防衛官僚的某種“國際主義”,也和安倍的民族主義結合在了一起。但是,沒有比民族主義和軍事力量的結合更危險的東西了。如果沒有明智的外交,那麼任何軍備都無法保護日本。
  明年是二戰結束70周年,而安倍正在推動日本向否定侵略歷史,架空和平憲法,回歸“強兵”的道路上疾走。安倍及其追隨者的“狂躁”將會給日本及國際社會帶來怎樣的後果,不得不令人擔憂。  (原標題:年中策劃之安倍狂躁症:修憲擴軍一意孤行引眾怒)
創作者介紹

ring

me41mefaj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